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合同律师团 >新闻中心

首席律师

马文龙律师 马文龙律师1997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系,法学学士,在职研究生学历。1997年起在党委机关工作三年,2000年起从事专职律师工作,先后担任数百家政府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及公司法律顾问,具有丰富的法律实践经...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马文龙律师

电话号码:400-875-6055

手机号码:13500788944

邮箱地址:mawenlong@yingkelawyer.com

执业证号:11101200710219289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北京总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大厦三期26层 |大连分所:大连市中山区五五路一号港湾中心28层

新闻中心

合同煤价仍涨 电价上调预期强烈

9月下旬至今,国内经济增速趋缓及下游需求减弱,使国内动力煤市场价一度出现小幅回调,加上国际煤价大幅暴跌因素,市场对煤价下跌的预期逐渐加强。然而,不久前有消息称,年内再次上调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的预期也比较强烈。

在煤价下跌预期和电价上调预期的博弈中,尽管业内有不同观点,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近期上调销售电价基本上没有悬念,而年内是否会再次上调上网电价则要看煤价的下一步走势。

然而,不少电力企业并不买“预期煤价下滑”的账。山东一家电力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尽管短期冲高的市场煤价的确有所回落,但占比重更大的合同煤价格依旧处于上升通道,电企仍然不堪重负。

市场煤价降合同煤价升

“在三季度发电量比二季度减少5%的情况下,企业三季度用于购煤的支出反倒比二季度增加了6%-6.5%。”山东一家电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购煤成本不降反升的原因很简单,公司所购合同煤价三季度比二季度提高13%以上,市场纷传的高价市场煤价格在9月下旬的确有一定回落,但公司自今年2月以来,购煤的平均价格一直以3%的速度逐月增长,并持续至今。

为平抑飞涨的煤价,国家发改委今年7月24日发布二次电煤限价令,要求对主要港口和集散地动力煤实行最高限价,规定秦皇岛港、天津港、唐山港等港口动力煤平仓价格,不得超过6月19日价格水平,即发热量5500大卡/千克动力煤限价水平分别为每吨860元、840元和850元。

然而,该电企负责人列出的公司今年购煤的平均价格单显示,公司购买的天然煤价格一路上涨,到8月已经超过了800元,但公司购煤的煤质持续下降,目前在4600大卡/千克左右,要比正常煤质水平偏离10%。

该负责人介绍说,由于煤质大大低于电厂设备设置的标准值,近期电厂时常性地发生炉膛灭火、爆管等现象。长期使用劣质煤一方面对电厂设备的损耗非常大,而且浪费了运力资源。

这家电企所购煤中,合同煤占比超过80%,其中20%-30%的合同煤价格是浮动的,2月份以来逐月递增。尽管9月下旬部分市场煤从千元之上回落到850-950元间,但占比80%的合同煤价整个月仍上涨3.5%-6%,因此,电企的负担并未得到缓解。该负责人预计,明年的结算煤价很可能也同比大幅攀升。

需求下滑尚未实质影响电企

根据Wind统计,截至10月8日,56家电力企业中已有24家发布了对今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预报,其中有1家预增、1家略增、首亏12家、续亏6家、预减4家。由于二次上调上网电价在8月下旬,因此,有观点认为,三季度将是电企“黎明前的黑暗”。

银河证券研究员邹序元近日走访几家电企发现,电企普遍反映,煤价并未出现明显回落,只是倾向于企稳,继续攀高的势头有所压制。

有电企表示,煤价在高位夯实,部分市场煤价在奥运会期间冲高,目前出现小幅回落难以对电企的基础煤炭价格造成影响。

由于重工业用电量增速迅速下滑,发电量也因此受到影响,用电需求的下滑可能影响电力企业业绩的复苏。

该电企的负责人表示,尽管由于空调负荷的减弱,今年9月的发电量与8月相比有微幅下滑,但与历年的发电量相比并没有明显变化,因此电力需求减弱的问题尚未切实影响到公司。

国泰君安研究员王威认为,从电力企业的盈利方面考虑,近期电力需求的增速下滑对电力企业的盈利影响不会很大,而煤价的适度下降很可能成为电企的利好。

邹序元认为,由于煤价因素决定了电企支出的八成左右,因此,电企的盈利能力能否切实恢复,关键还看煤价是否切实回落。上调销售电价没有悬念

对于上调销售电价,市场预期一直比较明确,理由是电网无力长时间承担上网电价的第二次上调。

此前有分析师认为,如果CPI持续处在相对高位,则年内第二次上调销售电价的可能性较小,但并不排除财政补贴等其他形式的手段。

日前公布的8月份CPI回落至5%以下,下行趋势明显,业内对近期内上调销售电价的预期愈发强烈。

电监会价格与财务监管部副主任黄少中曾表示,如果再次上调销售电价,居民用电价格有可能一并被提高,因为目前我国的居民用电价格和工业用电价格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倒挂。

对此王威认为,是否会调高居民电价很大程度上看CPI指数以及国家对百姓承受能力的判断,对电网利润的考虑并不是主要原因,因为居民用电在发电量中占比还不足15%。

邹序元表示,让所有的终端用户都感受到资源的稀缺性是资源品价格改革的目的所在,从这一角度看,在CPI回落的前提下,居民用电价格很可能上调。

但上调销售电价必然对下游的高耗能企业带来强大压力,已经高企的PPI可能再次被推高。王威认为,无论PPI向CPI传导顺畅推高通胀,还是传导不畅导致工业企业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实际上面对的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

上网电价是否上调看煤价脸色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市场存在对煤价下跌的预期,结合国家发改委8月19日上调2.5分上网电价带来的积极影响,短期内上网电价是否会再次上调还有待进一步观望。

王威表示,如果煤价保持目前的水平不再下跌,预计在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一季度间将会再次上调电价;然而,如果煤价有回落的迹象,国家再次上调上网电价的紧迫感就没那么强了。

从2008年9月16日起,央行下调一年期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0.27个百分点,此次降息将有望为资金集中度高的电力行业减缓财务压力。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依照目前的宏观经济走势,我国或将进入降息通道,因此,有望持续对电企减压。但长城证券研究员张霖认为,降息对大型国有电企的财务压力有所缓冲,但总体而言,对电企的利好还比较有限。

由于一些电企担心,再次上调电价很可能再次导致市场煤价跟涨。张霖预计,明年市场煤价将有所回落,但合同煤价上涨仍是必然,而涨幅大小要依据供需情况来定,如果政府届时能对合同煤价的涨幅有效控制的话,要比再次上调上网电价更有效。

“关键是时间差的问题,如果需求下降能较快地传导到煤价,煤价明显下跌则消除了电企的压力,反之电价上调的压力还很大,原因是电企的盈利能力仍无法恢复。”邹序元表示,上调电价实际上也会进一步降低下游企业的煤炭需求,这样一来,即使出现暂时煤价跟涨,也不会持续太久。(来源:《中国证券报》)[page]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13500788944      座机:400-875-6055     
邮箱:mawenlong@yingkelawyer.com     地址:北京总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大厦三期26层 |大连分所:大连市中山区五五路一号港湾中心28层
Copyright © 2017 www.0411he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